您现在的位置: 中国教师站 >> 作文网 >> 初中作文 >> 九年级作文 >> 正文

书的故事

来源:教师站 作者:佚名 2016/4/25 7:09:42

这篇书的故事文章,由中国教师站(cn-teacher.com)为您编辑,供您在写作时参考学习。
  书的故事
  □朱金晨
  读书人总或多或少有些书。
  我也有不少藏书,两个顶天立地的大书柜林林总总都立满了书,这还不算,连箱子里,床底下也堆满了。乔迁新居时,未料到运输这些藏书倒费尽了力量,一捆捆的扎好,一捆捆的堆起。一捆捆的从楼上搬到楼下,又从楼下搬到楼上。在整理书籍时,很想清理掉一部分,但终于还是不忍心丢掉一本书。书再多,毕竟到了用时还是恨太少。
  记得上海文艺出版社编辑徐如麒,曾约我为他编撰的《世界名诗一百首》写篇介绍智利诗人聂鲁达的文字,一口答应下来了,谁知在家中藏书中就是寻觅不到介绍聂鲁达文学生涯的文字,聂鲁达的诗集倒有几本,然而没有收全他的全部文集,看来我所需的资料恰恰在我未能买到的另几本诗集里。幸好此时我想起在女诗人张烨家作客时发现过这样内容的书,一个电话打过去,果然我的记忆不错,她说确有此书,这才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。
  然而书多了,也不见得自己博大精深,我的五千多册藏书,好多都是走马观花,匆匆掠过的。有些书中的内容日后还有些印象,但又说不出一个所以然。有些书中的情节,早已忘得一干二净,别人提起时,我居然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。
  有一次,我与儿子春春在一个书报摊驻足扫描。书摊小老板拿出朱贞木所著的一套新版的武侠小说 集,特意向我们介绍。这个书报摊老板知道我们父子俩是武侠小说迷,每次经过他那里总要呆上一个时辰,也购过不少武侠小说书。我接过书,略微翻了几张,就又不感兴趣地退还给对方。因为我实在对朱贞木这个姓名没有印象,家中所藏的武侠小说书,不是金庸、梁羽生,就是古龙、温瑞安,那是些台港武侠小说的大家,一般的作家所著的书我是很少有兴趣一览的。
  我那14岁的儿子,一见我对朱贞木的书无动于衷,不禁失声叫了起来,连忙提醒我,朱贞木的作品有代表性,他的名声决不在金庸、古龙之下。
  这下我有点生气了,训斥儿子道:小孩子,无根无据地胡扯些什么。儿子当然不服气,有板有眼地告诉我:在古龙的武侠小说集前言中,不是这样写过吗?中国的武侠小说发展至今经历过三个过程,平江不肖生是一个转折,朱贞木、王度庐又是一个发展,到了金庸、古龙时代更是一个突变......那书摊老板听了迭声夸我儿子说得好,小小年纪看书这么仔细。我陡然感到脸红耳赤起来,家中收藏了古龙所作小说有六十多套,细想起来确实连他的前言从来没有好生拜读过,一翻了之,酿成了这不大不小的笑话决不是偶然。
  想想也真是惭愧,读书只图一时痛快,不求精深,已是我的一个弊病了。书架上站立的那一排排大部头的世界名著,好多是一目十行匆匆翻过的,又有好多从来就没有啃过书中的一个字。是平日特别忙吗?也不见得,是因为在买下这些世界名著时就有这样的想法,作为一个作家,家中的书柜不立有几套世界名著,感到有些说不过去。所以书是买回来了,不过是摆摆样子而已。书多了,本是件好事,然而开卷才能有益,不然书再多,也等于零。而且,像我这样的读书人还有个通病,那就是拒绝别人来借书,在书橱边总爱贴着一张纸条"请莫动手"。书都请你不要触动,那么想借是更不可能了。这小小的纸条是张护书符,意思很简单,请莫开口借书,只不过写得比较委婉罢了。
  我不愿让书借给别人,还因为在我的生活中碰到过一件不愉快的事情。一位朋友受人之托,向我借去了一位作家赠我的一本诗集,扉页上有这位作家的亲笔签名。搬了一次家后,我也记不清这本诗集被谁借去了,久而久之也就淡忘。谁知一天这位作家挂上一个电话给我,十分愤怒地责备我太不尊重他了,因为有人告诉 他在旧书店里发现了这本他赠我的诗集。电话中我实在解释不清楚,又怎么能解释清楚 ,无可奈何之下,只能上门负荆请罪......从那以后,我是铁了心,任你三姑六姨开口,借什么都有个商量,书是断断不能出借的。未料到这条戒律遭到了儿子的极力反对与抵制,他说他不能拒绝同学们向他借书,尤其是一位家境比较清贫,自己又酷爱看小说书的学友。我的"冷酷"、"无情"有一次竟激怒了这个小家伙,一气之下,无大无小,抖落出祖母给他讲过的我小时候为了借书,给人家帮工的事情......
  那时,我家对门有个小书摊,专门出借小人书、连环画。处在家境不佳中的我,很少从父母那里得到零用钱,但我又十分喜欢看小人书。于是只能站在别人的身后"相"书,为此常常遭到"白眼"。那个老板娘也不喜欢别人在她那里不花钱"相白书",碍于街坊的缘故,又不好呵斥,就让我帮她做些修补书本的零活,报酬是每晚小书摊打烊后带两本书回家。
  儿子言及此事,无疑是揭开我的伤口,儿时无书可读的历历往事至今回忆起来仍是十分痛楚,终于动了恻隐之心,网开一面了。然而也就一发不可收拾,家里很快成了儿子对同学开放的一个小小图书馆了。目睹着他们穿梭般的身影,尽管心痛书,但也为这些书有了好的读主而感到欣慰。他们一定能从这些书中吸收不少营养。别看有些书你在阅读时,即使作为消闲书来对待,说不定有哪一天,你会用得上这些书中所提供的信息及内容。
  就说那些在文人眼中不登大雅之堂的武侠小说呗,就曾给我的一次采访、写稿提供了不少方便。台湾著名武侠小说家于东楼下榻上海东湖宾馆,我去采访他,由于大家都是"武林同道",谈起武侠小说来,大有英雄相识只恨太晚的感觉,所以能采访到不少有关武侠小说家古龙、诸葛青云等鲜为人知的材料。那篇几千字的专访下笔时也如闲庭信步,十分从容自如。
  有某些人的目光中,武侠小说只不过是些刀光剑影的故事。其实不尽然。像金庸的作品情节性很强,知识面更广,作家若不精通棋书琴画,不知晓天文地理,很难写出这样的大手笔的小说。依我所见,有些历史学家对历史的思考,有些佛教、道教的大师对佛、道教的参悟,恐怕很难在金庸之上。难怪复旦大学著名教授蒋孔阳先生看了金庸的武侠小说,给予高度的评价。
  我很幸运,千辛万苦终于收全了这位大家的全部作品。当初,我东觅西找海外武侠小说作家的作品,很多文友不理解,认为我这搞正宗文学的作家,怎会去收集这些作家的作品,连妻子也有怨言,认为不值得花上几千元买来这些书。我还是我行我素,相信这些书会体现出自己的价值。曹正文不是写了本论古龙小说的专著了吗?在海内外有不小的反响。我也可以走走他所走过的路,写些这方面的文字,给读者作些引导和介绍。因此,搬家时,我是决不清理出一本武侠小说的,更不用说其他的一类书籍了。
  那些帮我搬家的朋友,都笑着对我说:你啊,真是孔子搬家,搬来搬去都是书。在我家中,除了书,也实在没有什么东西再能引起人们的注意了。一套家具早破破烂烂了,凑合着用,连电冰箱也没有,书柜占了电冰箱的位置,买来也没有地方可摆。上海电视台到我家所住的小阁楼上拍摄《走出穷街的诗人》这部纪录片时,十分感慨......
  那时,我也这样想:倘若有朝一日有了新居,条件自然会改善一些的。然而现在有了新居,室里的空间是与昔日不可相比了,但占居地方的仍是书,是这些让我欢喜又让我愁苦的书。
  再大的愁苦也算不了什么,谁叫我是个读书人,读书人又怎能离开心爱的书呢。
  明天,在我这里还会有更多的书,当然,也就有着更多的书的故事。那些故事是辛酸,还是甜蜜,是阳光,还是云彩,我不是预言家,一时又怎能说得清。但,对于我来说,已没有选择了,何况,每个人的一生,本来就是一本这样包孕一切世界的书......
  (作者系上海<文学报>编委、副刊部主任,中国作协会员,著名诗人,原籍阜宁沟墩,现居上海。)



1


更多文章,请查看教师站作文网

  • 上一篇作文:
  • 下一篇作文: 没有了